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许凡 > 许凡秧歌集萃

http://ohiobureau.com/xf/211.html

许凡秧歌集萃

时间:2019-07-07 11:49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许凡秧歌集萃_社会学_人文社科_专业材料。许凡秧歌集萃 瓮上敲一下单单地响,笤帚帚扫不得一颗米,油盐柴火没起取,没法子只好把 锅吊起。称不起咸盐买不起炭,满身的衣裳稀巴烂,一年四时糁糁饭,过时过 节啃瓜蔓。 妻子丑得没人看,颠仆拾不得一分钱

  许凡秧歌集萃 瓮上敲一下单单地响,笤帚帚扫不得一颗米,油盐柴火没起取,没法子只好把 锅吊起。称不起咸盐买不起炭,满身的衣裳稀巴烂,一年四时糁糁饭,过时过 节啃瓜蔓。 妻子丑得没人看,颠仆拾不得一分钱,院里好象猪羊圈,家里好像十和殿。 一家人家七口儿,一圪搭被子来回撅,盖住脑,显露 DU(指屁股) ,睡到炕上 还冻了脚。 我没本领妻子拙,孩们还小光会吃,大浑圪留小赤 DU,好赖过不了穷日子。 最大的孩才一十三,最小的还在炕上拴,我一人再怎动弹得欢,仍是过不了口 粮关。 许凡没听队长的话,把个算盘反打错,领上妻子朝南刮,飞起得了个落不下。 家里栖惶出了门,外面四处抓浮人,一分钱也没赚成,回来更比走时穷。 外流了二年跌下空, 又赶上本年灾情重, 吃了上顿没下顿, 无法何拉起讨吃棍。 一无愁,二无忧,沿门乞讨度春秋,韩信孤母要过粥,康熙王吃过“到口酥” 走交城,过文水,两个肩肩抬个嘴,吃罢碗也不消洗,无非说我讨吃鬼。 穿得烂,走得慢, 栖惶不外讨了饭, 店主走,西家转, 眉法眼低管够看。 冷一顿,热一顿, 北风寒气罪受尽, 满身惹下一身病, 谁想拉这讨吃棍。 冬天冷,炎天晒,天阴下雨没覆盖,谋生不受人抬爱,一梁梁心闲口自由。 钻神堂,入古庙,黑间睡不成平安觉,白日孩们往死里闹,多会能把这讨吃棍撩! 新正上月头一回,亲戚们万万不要嫌,明里施舍暗里来,谁打发我谁发家。 有的人家太小气,见我一来就把门闭,打发我申明咱无情意,不打发也把你讹不地。 你说这话太荒诞乖张,秧歌哪能顶口粮,讨吃不是为取洋,要着总比饿着强。 我这人就是有些怪,走到哪里都高兴,有人眼黑有人爱,好活了一会没一会。 炕上不铺个簟片片,睡觉枕得是半块砖,灶前不流一点点烟,抬起头就能看见天。 由于没烧的做不熟饭,引上妻子拣兰炭,虽然现象上不都雅,世上的贫民有千万万! 有一年秋天, 队里搞人造平原, 古墓里刨出几块棺材版, 许凡向队长所要, 队长取笑说:唱上个秧歌,唱得好就拿走!许凡垂头想了想就唱: 足棱足沿 三寸厚,做两具风箱也足足够,虽然有点死人臭,穷家薄业能迁就。 许家峪乡修公路。刨出一颗死人头骨,年轻功德者将其放在地塄上。刚好 许凡路过,人们便指着死人头骨要他来一首秧歌,许凡接口就唱:远看象个石 杵子,近看是个骷髅壳,由于修路才刨出,叫你看一下新中国。 一冬天攒下一茅瓮粪,队里头好赖没人送,眼看茅瓮要往烂冻,借你茅桶用一用。 一口吻送了三四担,浑水洗了清水涮,茅桶没啦磕捣烂,如若不信出来看。 许凡赶集回来, 有人问他: “今天集上人重不重?”这是本地一句土话, 意义 是人稠不稠。许凡滑稽地回覆:有的轻,有的重,一个一个没啦问,假如措手 过过秤,十个加起也没一吨! 许凡去买供应粮,其时只供高粱,只要少数需特殊照应的才能买到谷子。 许凡大白本人的身份, 并不敢启齿。 刚好碰上站长, 一见许凡就要求他唱秧歌, 他赶忙站起来向站长鞠了一躬,然后唱道: 五黄六月气候热, 稻秫生生解不 了渴, 你对贫民不眼黑, 照应让我买成谷。 有一年春天,许凡的女人病了,他便跑到公社找书记要点布施,书记爱听 许凡唱秧歌,笑着说:把你的坚苦编成秧歌唱出来。许凡当即唱道: 眼看见 天暖换不转季, 家里无粮缓不外气, 妻子抱病又无钱治, 没法子才求你李 书记。 文革期间,许凡因外流,被送进公社进修班劳动革新,一天许凡正背着修 窑用的石头走路。进修班的带领人问他:许凡,进修班怎样样呢?许凡看了他 一眼就唱了四句:四方四堤两块价跌(背) ,从明起来遭到黑,虽然炒面也不 能吃, 贫民的骨头硬如铁! 有段时间,农村刮起了乱摊的风气,保健费、修路费、防疫费、唱戏费、 干部补助费、 地盘利用费……几十种费加在农人头上, 村干部们挨门挨户征收, 到了许凡门上,许凡软软地唱了一首秧歌:动弹了一年还欠下债,你们又来搞 摊派,印票票的技艺我不会,说上个没啦也不为怪。 有一年,许凡被大队定成华侈户,按其时政策,凡定为华侈户的,秋天禀 口粮不得一次付给,而由集体保留,分期发放。这一来糊口更难调剂,大师都 怕定华侈户,唯有许凡不在乎,由于他反恰是个讨吃要饭,无所谓。次年村里 闹秧歌给队干部们贺年,许凡唱了如许的一首秧歌: 客岁定成我华侈户,黑 豆稻秫扣在库,湿的折成干的付,倒罢还把你掏腾住!队干部们一听,一个个啼笑皆非, 许凡的小孙子抱病夭折,人们抚慰他不必过份悲伤,他很理解地叹口吻, 并唱了如下三首秧歌: 养的个孙子很伶俐, 现在也比大人能, 许凡虽然家贫穷, 我孩是贵人生寒门。干一口,湿一口,一家人家手倒手,拖上转,背上走,亲 着亲着喂了狗。时不顺,运欠亨,儿没本领媳妇疯,抓屎弄尿一场空,命薄福 不住文曲星。 编纂本段日常糊口的评论秧歌 [唱天旱]盘古以来数本年旱,黄河都干成一条线,庄稼晒成盐沫面,耕地还得 斧子劈。 一春期尽把黄风嚎, 黑豆稻秫也捉不了苗, 沟坪坝地都不湿潮, 起的土块能碹成窑。 [唱雨涝] 老天爷爷不会霁(霁:雨雪事后的太阳) ,圪梁坡窳下成泥,青石板 耕 上拉开渠,陌头巷尾养起鱼。瓢泼大雨天全国,大师小户着了怕,长起的庄稼 全“水化” 被雨淋坏的庄稼) ( ,鬼门关(衡宇)交给了龙王爷。 有段期间,因为农人糊口太苦,干群之间的关系十分严重,连家在农村的 干部家眷也遭到另眼对待。一次许凡在乡供销社枯坐。人们要他给一位干部家 属(女人)唱一首秧歌,他不愿,后来这位女人也要求他唱,他当即来了一首: 干部家眷干部汉,群众看见责厌恶,虽然你们不缺零花钱,自留地还得大家拾 坎(作务) 。 村里有个年轻媳妇,汉子常年外出不招家,正月里秧歌队路过这家院门, 年轻媳妇站在门口驱逐, 许凡挑着伞唱道: 锣鼓动地炮惊天, 秧歌路过你门前, 一问全家都平安,二问发家好过年。唱得仆人欢快;支书嘉奖,催他继续唱, 许凡思维一热,接口又来了一首:提下尿盆顶住门,唉声叹气吹瞎灯,两床铺 盖一小我, 花开能有几日红! 四句秧歌一出口, 媳妇当下泪如雨下, 扭头就跑, 红火热闹的排场,当下变得一片冰凉。领队的支书发了火一把夺了伞,狠狠瞪 了许凡一眼。 许凡笑着说: 我说假话你们欢快, 我一说实话你们就发火, 好吧, 实话假话我都不说了!然后扬长而去。 乡里有一五十出头干部,很是有钱有势,因与本家兄弟发生财富争论,闹 得不成开交,讼事不断打到县里,总算大获全胜。可没几天,这位干部俄然暴 病身亡,人们纷纷谈论。许凡听了叹口吻道: 阳间三界走一回,人的存亡说 不来,争眉霸眼想发家,不觉已上望乡台! 兄弟二人同住一院,为避免长短决定两头打一道土墙,成果因地界发生争 执,各执己见,大吵大闹,村里很多人前来围观热闹。两人越吵越凶,直至互 骂“日你娘” 许凡路过就地送了一首歌:兄弟两人打高墙,方尺方了皮尺量, , 你的短,我的长,两人日的一个娘。人们听了捧腹大笑,兄弟俩当下低了头, 停了争论。 村里有一年轻媳妇,与族中兄弟私通,离婚后两人相跟到外乡安家落户。 丈夫得知后仇恨不已,纠集了亲兄弟几人,拿了铁锹镢头欲去捉奸报仇。世人 解劝不下。正好许凡路过,听了原委当即用四句歇后语编成一首秧歌相送:寒 冬腊月吃冰棍凉得咳嗽, 开水锅里煮骨头油水不厚, 粪圪堆上抖布条不扬不臭, 茅鬼神钻烟筒自寻黑路。 唱完扬场而去, 兄弟几人细心品尝了这四句话的寄义, 一下全没了火气,一场风浪就如许悄悄地平息了。 有一年天旱,村里几个功德者给龙王祭了一头猪祈雨,成果毫无效应。不 久许凡的一首秧歌便传播开来:为求下雨把猪献,雨点点也没啦见,庄稼干成 盐沫面,神神也会把人骗! 近年来农村修房盖屋昌隆,因无总体规划,排水无法处置。地界争论惹起 的打斗斗殴现象不足为奇。针对这一遍及现象,许凡编了一首秧歌唱道:修地 府时不规划,集体的地面谁也霸,赶上两家茬水硬,下开雨了打死架! 在一些偏僻山区,农村小学教员不安心讲授,擅去职守的现象十分严峻, 许凡就唱出下面两首秧歌:咱村来了个好教员,一年回家两半年,只忙自家责 任田,教得孩们“弹三弦” 指盲艺人) ( 。星五走了星二来,星三星四随便回,不 赐教员登讲台,人才教成烧火柴。 许凡去乡病院看病,满以交了安全费就能够看病不花钱。不意一进门挂号 抓药都得要钱,他一气之下跑了出来,信口来了两首秧歌:早哩穷,鬼掀门, 好好地得了个肚里疼,跑到病院把大夫寻,人家认钱不认人!现在的大夫尽说 利,贫民有病不给治,几多没啦点人腥味,就是会收保健险费! 许凡不但用秧歌评论外人,也唱他家的人。他的第一个女人叫问俊英,和 他闹矛盾,没炭烧了就将房门卸下来当柴烧。次年闹起秧歌他在场内唱道:自 从成婚下问俊英,二年烧了三扇门,勺子笊篱卖了铜,好象结下个日本人。后 来问俊英终究和他离了婚,又和一个叫粉洞的疤女人结了婚。人们问他此刻的 女人怎样样?他回覆: 不要看我的粉洞疤, 不串门子常守家, 一天能纺半斤花, 可惜没个纺花车。 许凡欠下队里的口粮款无力了偿,妻子劝他把街上的房子卖掉,在山上挖 了两孔土窑洞栖身。后来人们夸他会折腾,说他既获得钱,又住得恬逸。他叹 口吻说:没主见上了妻子的当,旧房子卖得开了账,把我逼到那土窑上,一天 多跑好几趟。 编纂本段时政方面的评论秧歌 [抗战期间] 日本鬼子人人侯(小) ,霸了中国霸全球,人民不妥亡国奴, 烈士鲜血不白流。 [废除迷信]求观音,拜地盘,烧香许愿顶个屁,磕头祈祷再央祭,不如操 个好心锤。山神山神本是狼,又吃猪来又吃羊,磕头礼拜太荒诞乖张,打你要比敬 你强。 [土改期间]地盘鼎新政策硬,穷的富的成定份,贫下中农掌了印,田主富 农倒了运。 [期间] 总路线,, 一天价起来放卫星, 一亩产下几万斤, 刮得尽是夸张风。 自古到欲速则不达, 一口把人吃不胖, 共产风在全 国刮, 主席这上有失策。 [六十年代初]好好地干,好好地受, 口粮尺度三百六, 即便自家打不敷, 公家供应“金皇后” 二尺布证按人发, 缝成裤衩也嫌窄, 。 全都城是这活法, 遮 不住耻辱不只咱。 [文革期间]文化革命频频辟两派斗争很激烈,出产扶植没人说,国度受了 大丧失。带领干部全批臭,两派起来搞武斗,越左越好不克不及右,不知走得甚么 路。 [出产义务制之后] 自旧道人勤地不懒,大丰收全凭包了产, 大农村圪堆 小屯满,义务田成了刮金板。包产到户由了大家,能搞副业能出门,就养汽车 雇下人,怎样发了怎样行。 有人问许凡,现在大师都富了,那你的糊口怎样样呢?许凡回覆说: 我也要比过去强, 换了鞋帽更衣裳, 虽然家里没存粮, 肚里没有受栖惶。 又问: 你为啥比不上人家呢?他找了下面几条缘由:三小我分得一份枣,加上作物不 甚好,村里的“害灾”一样恼,收入天然比人家少。少粪没土缺牲灵,加上作物 不热情,庄稼荒成圪针林,我的这栖惶不怨人。 许凡的糊口履历虽然并不复杂,却也坑坑洼洼。概况上萧萧洒洒,本色上饱 尝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他的心里世界并不是一幅夸姣的画卷。这正如他的一首 秧歌所表达的那种思惟感情:年近古稀花凋残,悲欢离合都尝完,谁也不要笑 许凡,世上最数活人难。天为宝盖地为池,人是世上混水鱼, 混不齐,终而久之留下谁。 混来混去

  许凡赞(秧歌)-论文

  信念+实干+对峙=成功(许...

  智能纺织品及服装的成长...

  天道酬勤——成都睿峰·...

  现代湘绣成长的抉择和对...

  基于文本挖掘的企业微博...

  《建筑识图与机关》讲授...

  许凡开题演讲

  许凡,闪烁中华

  开亲爱唱编写的七字秧歌...

  天道酬勤——成都睿峰·...

  百首大合唱歌曲曲目保举

  轩辕剑别传穹之扉攻略及...

  浅谈张爱玲小说《秧歌》...